早上巡視掃區的時候,
學生跑來跟我說:「老師,我們的掃地區域有一隻死掉的小狗,
導師要我來問你,我們要把他埋在哪裡?」

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處理。
所以撥了電話回處室問主任,主任請我去拜託警衛幫忙。

我裝可憐的拜託警衛伯伯,
結果他告訴我他有兩個理由不能幫我:
1.替代役今天休假,所以他不能離開警衛室。
   而且顧門口是個專業,我不能幫他顧。
2.以前他幫忙處理的是小小狗,今天掛掉的小黑太大隻了,所以不能。

雖然他無視我的拜託,堅決要堅守崗位,
但是他還是給了我很多建議:
1.請學生把小黑拿到焚燒場,讓他隨風而逝消失在大自然中。
2.請學生把小黑拿到子母車,讓他隨清潔隊而去。

聽著他給的建議,在一旁的工友也暫時性的失聰,
我心裡知道又遇到一個高段的「推手」,再說下去也沒有用了。

所以轉身又打了電話回處室,告訴主任找不到人幫忙。
主任很無奈的說:
「那你先請學生把小黑裝起來,等一下我們自己來埋好了。」

我找了熱心的阿中小楊請他們去幫學弟把小黑裝起來,
自己則是繼續想辦法找替代方案,不要讓學生去處理小黑。

學生靠近小黑之後就跑回來求救,
因為小黑已經不是我所想像的樣子,一靠近就可以聞到刺鼻的味道。
我實在不忍心讓學生做這麼恐怖的事情,
於是要他們回教室,打算晚一點再和主任一起處理。

就在這時,主任帶來兩個大哥型的學生,
兩個大哥聞到現場的味道當場都變成俗辣。

後來主任帶著阿智迪哥先在小黑上風處的花圃挖洞,
然後請大家全副武裝的戴上口罩和手套,
用嘉獎誘惑他們勇敢靠近小黑,
由我示範如何用垃圾袋當掩護把小黑抓起來。

兩位大哥在過程中當然有很多的掙扎,
不停的吼吼叫:「吼~老師,你自己來看他的頭,有夠恐怖的啦!」
阿智甚至還吐了!看得我真的很不忍心,
心想如果他們沒有想像中的有膽,那老娘就要自己上啦!

其實我沒有那麼勇敢,也很害怕已經開始腐爛的小黑,
但心理一直覺得這再怎麼樣也不應該由學生去承擔,
所以如果不行,也只好強迫自己勇敢。

好險,迪哥果然有大哥的風範,
抱怨完竟然回頭,牙根一咬把小黑放進塑膠袋,完成了最艱難的任務。
讓我們可以順利的輕唸南無阿彌陀佛送小黑入土。

事後回到處室,洗過手後我開始吃起早餐,
主任用不可思議的表情跟我說:
「剛剛才處理狗,你現在竟然現在可以吃東西,真厲害。」
聽得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。
這才想到,主任也很可憐,
或許他心理也感到害怕,但還是得拐著痛風發作的雙腿,
陪我挺我,真的讓我感到很感動。


事後過了幾小時,想說大家的心情應該已經慢慢平復,
我趁下課偷偷塞給阿智迪哥我從家鄉帶來的名產,
小小表達我對他們今天勇敢義行的感謝。


總之,今天遇到這種事情感到...
有點無言,沒想到我的工作還真的是包山包海,
有點生氣,沒想到有人可以推工作推得這麼一乾二淨,
有點愧疚,沒想到我竟然讓學生幫這種忙。
有點複雜,我可不可以不要再當女超人?但誰要當超人?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pit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