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想,每個衛生組長都會很想大聲喊出這句話,
而這幾天為了資源回收垃圾,搞的非常難過+生氣。
情緒一來就會一直問自己:我到底在做什麼?

事情是這樣的...

我們學校的資源回收場是一片用生鏽的鐵欄杆圍起來的空地,
簡陋的可以,裡頭只有一個一坪大小的鐵皮屋,
所以大部分的資源回收垃圾都必須接受風吹、日曬、雨淋,
而資源垃圾們住在這個滄桑的環境裡,就會變得更加噁心。

加上很多人對於資源回收很不當一回事,
要嘛不是隨性亂倒回收垃圾,要嘛就是不用心處理回收垃圾,
經常,我們在重新分類時,會找到發霉的麵包或便當,
或者是不小心被飲料罐中酸掉的液體淋到。

或許有人會問,沒事幹嘛還要重新分類?亂就給他亂啊?

嗯嗯....
因為這些垃圾可以賣錢,而且分的越細賣的越好,
而且有時會有環保局的人來臨檢,SO....

這個工作有一個志工媽媽會幫忙,
但我是菜鳥,我想要表示我的善意,讓替我工作的人更認真,
加上有的時候他會跟我抱怨不想做了,
所以為了怕他跑掉,他在分類時我都不好意思只在旁邊看,
有的時候會意思意思的幫忙,然後再藉機溜掉。 ^^"

只是這樣做之後,
好像漸漸變成我動手在垃圾堆中翻箱倒櫃是理所當然的事。

我知道這之間的矛盾點,
這個髒兮兮的工作是我的管區,但我自己也做不下去,

但說真的,我寧可把心力放在前階段的分類教育,
也不想花大把時間在這邊收爛攤子,
我一直都認為價錢爛就給他爛,反正定期請人來清走就好,
畢竟我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,沒有辦法管這麼細節的事情。

但志工媽媽卻很堅持要把垃圾分類到100分,
也因為這樣,經常會額外跟我要求要我找學生幫他忙。
而且會很積極的催促我的進度,
偏偏這剛好是我目前最討厭做的事情,所以常讓我覺得很困擾。

前天我請廠商到學校收資源垃圾,
但是當時志工媽媽還沒有把垃圾分類成標準模式,
且他又不想放棄他的原則,
所以在現場"用手"接觸一個個夾雜雨水和垃圾水的瓶瓶罐罐。
只能說,真的很偉大。

當時已經快要接近下班時間,
看著大家忙進忙出,我卻待站在那邊,真的很不好意思,
所以過沒多久,我又"伸手"幫忙了,真的很噁...
感覺著手上的不明臭液體,我一度很想哭,
但這又都是我自找的,我只能問自己:我這到底是在幹嘛?

隔天,
因為我們堆放資源垃圾的場地很爛,每到下雨就會積水,
所以志工媽媽請我找學生去搬20-30個磚塊到回收場墊高地面,
說真的,我手邊真的沒有學生可以幹這種活,
就算是幫忙資源回收的志工,他們每天的工作量也已經很多,
我實在開不了這個口。

拖了幾天,又被志工媽媽催著搬這些磚頭,
最後沒辦法,我只好跟他去搬,
徒手搬滿是青苔,還有怪蟲蟲的磚塊,讓我又覺得很想死。

隔天,我的右手開始出現奇怪的疹子,奇癢無比,
在抓癢的時候我真的覺得自己是個肖ㄟ。


我覺得組長的定位應該是在規劃與監督,不是苦力,
但為了要鞏固跟手下的感情,似乎有時候也該放下身段,
然而似乎我只是表面假裝放下,
骨子裡還是為自己身為一個老師,卻在這邊當清潔工感到委屈,
接著又想到校長都在修廁所了,我有什麼好"該"的?

一會兒委屈,一會兒釋懷,
就這樣反反覆覆的去找尋一個平衡點,
啊....怎麼兼個行政這麼煩啊?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pit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