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幾天,生教組長凹我幫他做一場演講,
題目是「全民國防講習-戰場急救CPR」,
對象是全校的教職員工+2個評鑑委員。
說實在,要我這個初生之犢在一群老鳥面前上課,
我簡直就像教甄考試教一樣緊張,
更慘的是,我從沒有教過CPR,
因為以前準備教甄的時候,
都算準了在考場絕對不可能要我們示範CPR(因為沒有安妮),
所以每次備課,遇到這個部份就直接跳過,
沒想到,逃不掉,還沒開學就被拎來上這堂課...

雪上加霜的是,
這次上課要撐2個小時,學員大概會有將近一百個人,
但是只有借到一個安妮,而且大部分的人都學過CPR,
這...要怎麼撐完2個小時,而且又不無聊呢?

我想了半天,決定以閒聊八卦取勝,
所以開始各方面搜尋別人學或做CPR的有趣經驗,
還找來了很多CPR相關的新聞,
希望用說故事的方式讓上課有趣一點。

但根據我老是要火燒屁股的習慣,
直到上課的前一天我還沒有完整run過流程,
本來打算在晚餐過後再拼一下,
結果又突然被叫出去吃飯,直到9點多才踏進家門,
最後只能匆匆忙忙的把動畫和超連結弄好,
其他的明天再說。

正式上課時反應還不錯,
校長直誇獎我上得很好,
一些認識的同事也都全程用眼神鼓勵我。

其實說穿了這次的演講只是為了要應付評鑑委員,
簡單的說就是交差了事,
所以評審委員一走,我就應觀眾要求,把課草草結束掉。

在這之間,我覺得心情挺矛盾的,
因為健教這科在中南部的學校裡常是最弱勢的一環,
有時候還會惹來「什麼人都會教」的評語,
所以其實我還蠻想把這次的演講做好,
讓大家知道這也是門專業。

所以當周遭的大家都給我應付了事的態度時,
雖然知道他們可能是為了要安撫我緊張的情緒,
但心理還是會有點不舒服,感覺自己的認真跟周遭格格不入。

幸好我們主任EQ真的很高,當場阻止我立刻停止課程的舉動,
還是要我簡單的完整呈現一個段落,
讓我覺得沒那麼難過。

這次,我算是體驗到教師文化中「平凡的規範」了吧!

只是今天我還會感到難過,但或者再過幾年,
我就會變成那個無所謂陣營中的一員也說不一定。

真可怕....   

難怪有很多人會說我根本不適合當老師..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pit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