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大學畢業大臉到美國唸書的那年開始,
我就經常唬爛他:"有機會的話"我一定會到LA去找你!

證據如下:

未命名.bmp  
未命名2.bmp 



但是經過了五六年,這句話始終是說說而已,
去年好不容易打定主意要訂機票了,卻發生了很糟糕的意外,
所以美國行又作罷。


今年,感謝大臉張與陳短欣同學的熱情鼓吹,以及我阿母的支持,
很快的在五月份就辦好簽證、訂好機票,
勇敢的在放暑假前請了一屁股假,
真的飛到LA來實現我的承諾。


因為短短在七月初即將光榮返國,
加上我6/10之後只剩下一堂課要上,所以談了之後出國時間就天真的安排在6/17~6/28。

簽證、機票都OK了,到真的要請假的時候才發現這個時間請假還有點尷尬,
因為行政工作勢必得委託同事代理,所以還得大費周章的上簽呈請假,
幸好校長心情很好,大筆一揮慷慨的准了我7天的假。
只是真的要把七天的假單拿給同事簽職務代理人時,
還是有種被空氣槍打到的感覺。


去程的班機是6/17 23:20起飛,我8點多就出現在機場,
原本自以為提早到機場,應該可以很悠閒又優雅的登機,
沒想到,大家對H1N1都沒在怕的,
整個機場人滿為患,
光是在華航櫃檯check in就花了將近30分鐘的時間,
入關手續也排了40分鐘,
導致入關之後只能簡單的買罐水、打通電話,就匆匆登機。


飛機上一樣是滿滿滿,我拿的雖然是靠走道的座位,
但因為隔壁坐了一位高大的阿斗仔,所以還是覺得擠的非常痛苦。
華航的飛機餐還不錯吃,尤其是小餐包,真的讓人想一個接一個,
不知道為什麼?同樣的餐包,在幾萬英呎的高空中吃起來就是特別好吃。


而一個人搭飛機最痛苦的就是旅途中的無聊,一路上我一直很難入睡,
過程中最常出現的動作就是反覆看著飛航資訊,
但經常是自以為已經過了很久,但事實是還要好幾個小時才會落地,那種感覺真的很糟,
所以只好猛看電影,而且把所有的CD都聽過一次,
還弄出了一張mepitt精選「我的最愛」。
DSC03117.JPG 



好不容易,在我坐到肩頸痠痛、屁股快要裂開,
已經不顧羞恥心站在廁所前做早操的時候,
飛機終於接近陸地,要在LA機場降落。

DSC03118.JPG  



飛機降落之後,我搭著接駁巴士到達海關,
由於出發前短短很貼心的寄給我一份圖文並茂的入關程序表,
幫我把入關表格都預先填好範例,
而且再三的提醒我,海關人員臭臉是專業的表現,不要被嚇到。
因為有事前萬全的準備,所以我還真的是老神在在的排隊等出關,
還在排隊的同時,用我破爛的英文認識了一個香港朋友,
兩個人還和海關人員討論一會兒如何轉機呢~
真是好樣的,我的破英文!


很幸運的,海關人員沒有刁難我,很快的放我進去。
很快的,我領到了我的"小"行李,跟著指引走在大臉曾說過的"斜坡道"上,
就這樣在簡陋又混亂的情況下,就‧出‧關‧了!
(因為LA機場正在整修,所以機場簡漏又混亂的程度簡直可以拿來拍貧民百萬富翁)


在混亂中,我看到大臉興奮跳著揮舞她的雙手,鬼叫我的名字。
我們都不敢相信,我"真的"會出現在在這裡。


簡單的互相擁抱後,我們上了高速公路,出發前往短欣的家。
短欣家是間堪稱古蹟的公寓,兩房兩廳空間其實不小,
週遭是個新興的華人社區,所以一路上還可以看到不少中文招牌(這是米國嗎?)。


踏進短欣家屁股都還沒坐下,大家又趕著出門吃好吃的優格冰。


Yogurland


這是自助式的冰淇淋店,聽說在美國挺夯的,
前陣子有人將類似的概念引進台灣,在台北東區開店,賺進大把鈔票還上了新聞畫面。

牆壁上有各種口味的冰淇淋,可以自己把想要的冰淇淋"拉"進杯子裡。
但小心不要失心瘋,以為自己在做挫冰,弄到滿滿滿,
否則之後過磅秤重,算錢會算到哭出來吧~

原本我想吃蔓越莓之類的口味,但不巧剛好沒了,
所以最後聽從兩位地陪的推薦,選了原味優格、提拉米蘇和芋頭口味。

DSC03466.JPG  
(夭壽喔~長途飛行讓我的臉色菜到不行!)


弄好冰淇淋之後,再到櫃檯前的櫥窗加些哩哩扣扣的配料,
如各式水果、軟糖、餅乾、巧克力、堅果....,真的挺像在吃挫冰,
每一樣看起來都很好吃,真的不知道要怎麼選,
最後我則是很克制的只加了草莓和短短推薦的日式麻糬。
DSC03126.JPG  

整體而言,這玩意兒還挺不錯吃,尤其是QQ彈牙的日式麻糬,吃了會ㄕㄨㄚˋ嘴。
但是融化之後,如果各式冰淇淋口味太跳tone、配的不好,
混在一起之後就會有點小噁心~
所以最後好像只有在下本人我,乖乖的把它嗑完吧!

DSC03468.JPG  


在微冷的天氣裡(至少對我而言~)吃過簡單的消夜後,
我們回到短短的小窩裡盥洗,準備養足精神衝向隔天的行程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pit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