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高三開始,我的胃就經常不聽話,
有時候悶痛,也鬧過痙攣,總是反反覆覆、時好時壞。

前一陣子不知道什麼原因又開始犯胃痛,
於是我又得重回醫院,找醫生處理一下這個很久不見的老朋友。

由於對旗山地區的醫院不是很有信心,所以在阿姨的推薦下,
到高醫掛了腸胃內科吳登強醫師的診。   (唸起來像不像五燈獎?  ^^")

傳說吳醫師是出了名的細心和有耐性,所以病人也超多,
門診看到DELAY好幾個小時是家常便飯,
所以這幾年院方開始管控他門診的名額,
因此有人為了他,五點半就出現在大廳等候掛號,
幸好老天保佑,讓七點半才到的我也能搶灘登陸,幸運的掛到倒數第四號。

看診的當天醫生先透過簡單問診和觸診,判斷應該是胃ㄧㄢˊ(炎),
但因為我也N年沒追蹤了,為了安全起見,還是幫我排了一系列的腸胃道和肝功能檢查。

由於檢查診的時間是排在星期一的晚上,
所以可憐的病人,我,在星期一早上10點之後就得開始禁食,
在學校眼巴巴的看大家吃午餐,餓肚子。
上課的時候都餓到心情煩躁,語無倫次、頻吃螺絲。

晚上七點左右到醫院報到後就開始跑關做一系列的檢查,
而最主要的胃鏡檢查,則是壓軸上場。

雖然距離上次照胃鏡已經有將近10年的時間,
但那種痛苦的感覺卻是一點也忘不掉,
想到還是會一直「嘎冷筍」,準備的心情是怎麼樣也準備不完,
所以雖然人已經待在診間,
還是很鴕鳥的希望能拖就拖。

但是該來的總是要來,聽到護士阿姨叫喚我的名字時,讓我心臟揪了一下。

老習慣,檢查前要先來杯顯影劑、來杯麻醉藥,再來一針OOXX。
麻醉藥得含著,直到嘴巴發麻或是做檢查時才能吞下去。
進到診間時,護士阿姨還會再給些喉頭麻醉噴劑。

總之,哩哩叩叩吃了一堆麻醉劑,不過對我來說,這些好像都沒效。

當醫生把粗到不行的管子亮出來時,所有不好的回憶又回來了! 
雖然護士阿姨一直抱著我,敎我怎麼呼吸、怎麼放鬆,
我也很努力的想做到,但還是吐個不停,搞的檢查斷斷續續的,
大家都變的越來越沒耐性。

當我順利表演完吞水管之後,醫生則是透過攝影機發現了新大陸。
原來是我的胃壁上長了好多青春痘,專業術語叫做「息肉(polyp)」,
加來算去總共18顆,不多也不少,剛好一次手術可以把它摘完,
所以細心又有耐心的醫生就很努力的幫我把所有的痘痘都挾出來。

只是這一次採收花的時間比較長,
所以到後來喉頭的麻藥漸漸退掉時採收工作還在進行,
以致於我能清楚的感覺到管子在我喉嚨滑動的感覺,
那感覺.....噁~又想吐了!


檢查結束之後,
醫生簡單的向我解釋病情,要我安心的跟著他追蹤,
並且用堅定的說:「
半年後再來一次吧!」

oh.... My GOD!       =________=|||    


做完胃鏡的當晚,我以為最痛苦的已經過去了,
除了喉嚨沙啞不舒服之外,應該會病痛全部退散! 

沒想到....隔天才是另一個痛苦的開始。

星期二早上開始,只要食物吞到肚子裡,都會讓胃翻滾一圈。
吃東西也痛、喝水也痛,賭氣餓肚子,也還是痛。
痛到站不住、沒力氣、睡不好。

櫻桃擔心這不尋常的痛可能有穿孔的危險,要我再痛的話乾脆去掛急診。

於是隔天我又到醫院報到,
醫生說可能是因為檢查時打空氣脹大胃部,讓腸胃神經過敏,還強調臨床上很少人會有這種反應。
後來給了我一針buscopan,外加七天口服,讓腸胃冷靜一下。

於是在許多天之後,任性的腸胃才終於慢慢恢復平靜。

不過走這一遭也不是全部都那麼糟啦!

至少經歷了一個星期的少吃少喝,體重掉了幾公斤。
聽到同事、學生問「你是不是瘦了?」
就覺得,這樣好像也蠻有收穫的嘛!
果然是有一失,必有一得啊!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pit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